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哥哥真讨厌
哥哥真讨厌

哥哥真讨厌

朝阳,从窗外射入,将夜晚的黑暗划破,照亮了这狭小的斗室。


  以蓝、绿、橘等颜色为基础色调的墙壁,展现出房间主人清爽却又奇怪的喜好,带点梦幻风格的摆饰,则显示出这里的主人是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


  “嗯……”粉蓝色系的床上,传来微弱的呻吟声,有着一头长发的女孩正抱着两只猫熊玩偶沉睡着。


  两只玩偶的名字叫做团团圆圆,是她哥哥不久前送的。


  深栗色的绵长秀发因为女孩的睡姿而披散开来,几缕发丝挂在女孩白皙的脸庞上,将她白里透红的肌肤衬托得更显耀眼。其中一条头发特立独行的翘了起来,末端还卷出了几圈螺旋。


  从外表来看,也难怪隔壁欧盟街的佛朗基看到她时,会用“福尔摩沙”来称呼她。


  “咖”的一声轻响,房门无声无息的打了开来,一个身影闪进女孩的房中,缓慢而谨慎的靠近女孩的睡床。


  少女完全没有发觉危险近在眼前,仍旧睡得十分香甜。


  “湾!”黑影迅速扑上床,一双魔爪就往少女的胸脯上抓去。


  一层单薄布料之下,比外表看来更傲人的双峰被准确“掌握”,在这时候,少女睡得再怎么熟,也不可能不惊醒了。


  “大哥!”就着阳光,少女轻易的发觉色狼的身份,但就算没有阳光,她也能从粗暴的抓捏动作中察觉对方的身份。


  “你每次都……这样……啊!”少女的乳房被紧紧捏住,两粒可爱的突起在桃红色的睡衣上清晰可见。


  “讨厌!”被哥哥的身体压住,少女拚命的挣扎着,在双峰被不断搓揉的情况下,少女最后终于一脚把哥哥踹下床。


  “哥哥每次都吃人家豆腐……人家……人家要独立!”少女双手抱胸,将哥哥踹出门去。


  “湾……不要走!”男人拉着女孩的手,叫道。


  名为湾的少女拖着绿色的行李箱,行李箱上还有个大大的白色十字花纹,在自家门口与哥哥角力着。


  这个一大早就吃妹妹豆腐的好色哥哥叫做王耀,而被吃豆腐的则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湾。


  不过湾从母姓,姓台。


  这样的戏码在亚细亚区几乎天天上演,附近邻居都看熟了。


  “每天都这样……人家讨厌哥哥!”湾死命拉着行李箱,想离这个让她饱受摧残的家越远越好。


  “给我回来!”王耀突然放开手,趁着湾失去平衡的瞬间抓住少女纤细的肩膀。


  “你敢独立我就用武力侵犯你!”王耀威胁着。


  “不要!不要!”湾拚命摇着头,双手也不断推着他,但女孩子的力气终究比不上正值青壮的王耀。


  “难道我就不行吗?”王耀凶恶的质问着湾:“为什么欧盟街的安东尼奥和那个盖风车种郁金香的家伙就可以?”


  听到这名字,湾的脸色刷的变了,她颤声说道:“你……怎么知道!”


  “我什么都知道,也知道安东尼奥占了你的上面,另一个混蛋搞……”王耀说到这里终于说不下去了,毕竟对妹妹说这种事情还是不太适当的。


  “……变态……”湾楞了半天,才扭过头去轻轻说了这么一个名词。


  “管你怎么说,反正你是我的!”王耀拚命摇着湾,力道大得几乎让湾头上两侧的梅花发饰掉落地上。


  “给本Hero放开那个女孩!”争执之间,一把带着外国腔调的男声突然从门外传来。


  “死阿尔别来闹!”王耀头也不抬的说道,对这个自称世界村警察的家伙他可是熟得不能再熟。


  “阿尔说得没错,放开湾!”另一把同样令王耀一肚子火的声音传入耳中,在两人的逼迫之下,王耀终于抬起头来正眼看着门外的两人。


  身高够高,家里有钱,读过王耀口中酸溜溜的那“几年臭书”,实际上他也确实是高科技重工业龙头的小开,加上金发碧眼,有着女性追求的“三高”素质,让她们趋之若鹜,号称世界村警察的,就是阿尔。


  而在阿尔身边,站着个瘦小的男孩,外表上的年纪和湾差不多,剪得整整齐齐的朴素短发加上一身海军白长衫,看起来不免有种假洋鬼子的不协调感,他就是本田菊。


  “阿尔本田,两家伙总是一个鼻子出气。”世界村大部分人都知道本田菊是阿尔的跟班,阿尔说什么本田就跟着说什么,一点主见也没有。


  但最令王耀不满的就是,湾偏偏就是喜欢这种没主见的家伙,还不惜说出宁可和菊同居也不想和王耀住在一起的话。


  “像你这种人怎么有资格当湾的哥哥呢?”阿尔说道:“湾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保护的!”


  “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净卖一堆不要的垃圾给湾!”王耀骂道。


  “你再说我就告你!”阿尔拿起手机,就要找自己的律师过来。


  “哼,有本事就告告看!”王耀耍起流氓气来,但手却也慢慢松了。


  “呜。”湾抚摸着自己疼痛的肩膀,却发觉自己已经被三个男人团团围住。


  “菊……”少女想向恋人求救,却发觉恋人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劲。


  “湾是我的!”本田菊罕见的作出强力的发言,而王耀与阿尔也跟着宣示自己对湾的主权。


  争执之时,王耀突然一把抓着湾的领口,往下用力一拖,钮扣无助的飞向大地,桃红色的旗袍也被整个扯了开来。


  素色的胸罩也被勾了下来,被小一号胸罩包裹着的丰满巨乳立刻弹了出来,差点打在王耀的胸口上。


  “不愧是东亚第一高峰……不……第一巨乳……”王耀双眼盯着妹妹伟大的双峰,连阿尔和菊也看得目不转睛。


  “呜……”湾慌乱的想要遮掩曝光的胸部,但王耀的手却早先一步抓住妹妹的乳房,用力的搓揉着。


  “讨厌……啊!”敏感的胸部被粗暴对待,湾不禁皱起了眉头,眼角也迸出泪珠,但巨乳顶端的粉色突起却违背本人意志的充血硬挺了起来。


  “真是个淫湾……奶子被抓就想被干了吗?”王耀用两指的指腹搓揉着湾的乳头,同时对她说着粗俗的话。


  “才没有……”


  “湾……”本田菊突然挤上前,端着湾小巧的下颚,给她来了个强硬却也温柔的吻。


  (菊……)恋人的热吻让湾霎时间忘记自己的处境,忘记自己的胸部被王耀玩弄着,也忘记自己正以上空、半裸的姿态站在庭院里,随时可能被邻居或路人发现。


  “你们两个真是糟糕……”阿尔搔着自己的金发,但也不落人后的上前玩弄着湾弹性十足、毫无赘肉的美臀,不安分的手指还滑进她纯白的丝质内裤当中。


  “你不是世界村的警察,怎么也干这种事情?”王耀不认输的腾出一只手,滑向妹妹的股间,隔着一层几乎毫无厚度的布料爱抚她娇嫩的秘处。


  (哦……啊……不要……不可以……)湾迷迷糊糊的扭着身体,脑袋里闪烁着四处乱窜的快感白光,虽然知道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但身体却一点也不听话,反而忠实地回应着三个男人的抚弄与亲吻。


  (不……湿……湿了……会被……发现……)秘处的布料上渐渐浮现一层水气,王耀很快就发现到了,虽然对于妹妹被其他两个男人玩弄还会湿这点感到有些吃醋,但这也是让妹妹屈服的好时机,王耀很有信心,只要被他胯下的世界村第一大屌捅过一次,没有哪个女孩不会心甘情愿地变成他的性奴的。


  有道是“一树梨花压海棠”,一个老头尚且能让少女张开双腿,何况现在湾所面对的是三个年轻力壮的色中饿鬼?打一开始她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性,唯一的选择就只有谁会先用什么方式占有她而已。


  在王耀和阿尔的合作之下,湾的内裤已经褪到她膝盖上了,浑身酸软的少女无力的蹲了下来,三个男人也跟着蹲了下来,而性急的本田菊看着湾因为快感冲击而更显得红润娇艳的脸庞,趁着姿势许可的此时,快手快脚地掏出棒子抵着湾的樱唇。


  湾的唇颤了一下,似乎想抵抗肉柱的进犯,但棒子上浓烈的男性气息还是让她几乎毫无抵抗的张开了嘴。


  湾曾经被安东尼奥充分调教过的口技一直就是本田菊最难忘的性技巧,尤其是她一边努力服侍肉棒、一边还以无辜的眼神看着他的样子,更让男人的征服欲望燃烧到顶峰。


  “妈的!”看到妹妹津津有味的舔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棒,王耀的妒火熊熊燃起,胯下巨大却时灵时不灵的东西硬得像铁棒一般,对着妹妹湿润狭窄的玉户狠狠地捅了进去,宣示着他的主权。


  “呜……”撕裂般的感觉让湾发出痛苦的呻吟,秀美的脸蛋也扭曲了起来,幸好还勉强有点自制力,没把本田菊的老二一口咬断。


  (好痛哦……好痛……)湾噙着泪水,柔嫩却相当有力的内部强烈地抵抗着巨根的侵犯,几乎要夹断肉棒的紧度让王耀感到一阵痛楚,却也更让他兽性大发。


  湾的一双粉拳拚命捶着王耀,王耀一把抓住她的手,肉棒更用力的顶了进去。


  “呜……”小嘴被菊占领的湾无法说话,却也痛得流下泪来,被自己的哥哥奸淫的屈辱感,以及强烈的羞耻心让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唔……你们真是乱来,居然在这里强奸少女,害我也想来上一炮了。”阿尔抚摸着湾柔嫩圆润的臀部,目的不言可喻。


  “不过我身为警察当然不会像你们这样乱来,我要上女人都得要对方同意才是,湾!你不反对吧?”


  嘴巴被肉棒塞住的湾当然不可能回答,只听得阿尔继续说道:“这样我就当你默许了。”


  “干就干,废话一大堆,结果还不是一样。”王耀嘟囔着。


  殊不知,阿尔就是靠这一招玩遍世界村还不用担心败坏名声的。


  得到湾的“默许”之后,阿尔随即分开她滑如凝脂的臀肉,露出即将遭到蹂躏的可爱菊蕾。


  “呼呼……本Hero最爱肛人后庭花了。”阿尔说道。


  “是啊,连本田的菊花也捅过了是吧。”王耀一脸不爽的说道,但底下的肉棒子可是爽到不能再爽,虽然湾表面上抵抗,但小嫩穴对于侵入其中的棒子却相当欢迎,沾满淫液的滑溜皱摺像生物一般紧缠着棒子不放,花心更强力啜吸着龟头,每一吸都让王耀觉得快要射出精液来。


  “呜!”湾一声呻吟,王耀深埋妹妹嫩穴中的肉棒就突然感到一股压力,阿尔的棒子一鼓作气地进入了湾的后庭,两根大肉棒隔着一层筋肉比赛谁比较能让湾爽上天。


  (不要……不要……我会死……啊……)嘴巴被肉棒塞满的湾,连呼吸都感到困难,本田菊的外表虽然看起来像个女孩,但实际上却相当的大男人主义,尤其是在做爱的时候,更是几乎没有女方做主的余地。


  当然湾这时候也没本事在三个大男人的玩弄下做什么主就是了。


  “里面……绞紧了……真是淫荡的女孩。”阿尔从后方玩弄着湾的巨乳,柔软的肉球在男人的掌握中不断变幻着外型,两粒粉色的小突起被他的指爪蹂躏着。


  之前才刚被王耀摧残的双峰再度遭到玩弄,痛楚中却也带着丝丝快美,加上三挺肉柱在她体内冲撞造成的强烈刺激,令湾不自觉地想着:


  (难道……我……是个被虐待狂吗……不……不可能的……啊……可是……好奇怪的感觉……呜……)衣衫不整的少女在三个男人的包围下分开双腿,膝盖几乎快要跪在地上,大概是嫌这种姿势太累人,而且也不好施展,三个男人维持着插入的状态,开始改变体位。


  王耀躺在草地上,巨根朝天直立,让湾骑、或者“插”在自己的棒子上,阿尔则从后面抱住她,双手继续玩弄她的乳房,当然也不忘继续戳刺着少女逐渐习惯被侵犯的后庭。


  本田菊倒是省事,几乎什么事都不用做的他双手抓着湾的头,把她的樱桃小嘴当成淫穴来奸,每一次的插入都直达喉咙,撑得湾快要窒息了。


  虽然没有王耀和阿尔的尺码,但素来服膺大舰巨炮主义的本田菊,那根东西也不是湾能轻松应付的。


  (讨厌……)湾努力的让身体适应这三个男人的奸淫,她知道,如果这已经是无可避免的遭遇,那至少要让自己舒服一点。


  本田菊突然抓着湾的头用力往自己的肉棒上压,整根棒子深深埋入少女的喉咙当中,大股大股的浓稠汁液随即灌入。


  (呜呜……)湾紧闭双眼,忍耐着精液喷入喉咙的呕吐感,两串泪珠不争气的沿着脸庞滑落。


  “这么快啊?接下来就看我……们两个表现啦!”王耀取笑着本田菊,要他滚到一旁看去。


  本田菊喘着气,不情不愿地从湾的嘴里拔出肉棒,还偷瞪了王耀一眼,才到一旁休息回气,务求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战力。


  “讨厌啦……”湾红着脸看着本田菊,品尝着嘴里浓厚的精液气味,虽然口中说着讨厌,但含羞带怯的俏脸上却一点也看不出厌恶的感觉。


  “被上了还一脸陶醉,真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淫乱的妹妹……”王耀话说到此,想起湾八成是被本田菊调教出来的,一缸子醋顿时打翻,肉棒狠狠的顶了几下,把湾顶得淫叫连连。


  “啊……不……里面……戳到……底……了……啊……不要……你们……坏蛋……”湾扭着腰,像逃避却更像迎合,前后两个肉穴都被填满的感觉让她难以招架,就算想矜持也矜持不起来。


  没了堵住嘴巴的东西,湾不由自主地发出淫媚的呻吟声,虽然嘴里还是喊着不要,但一声声放荡的淫叫却怎么也止不住。


  “湾,我和王耀哪个让你比较爽?”听着湾的淫叫声,阿尔不服输的问道。


  “嗯啊……嗯……哥……啊……不……不知道……不知道啦……”湾扭着身躯,总算重获自由的双手不时抱着王耀的脖子,又随即甩开,不想承认自己现在很需要王耀的支持。两根大肉棒给她的快感相差仿佛,有着同样的刺激、同样的磨蹭感,比起过去曾经进入过的棒子,这两家伙光是玩女人的经验就丰富太多了。


  尤其是阿尔,他玩遍世界村女人这档子事可是整村子公开的秘密。


  而王耀在数量上虽然比不过他,但他老兄的特点是长久耕耘,不像阿尔玩玩就丢掉了。


  “说!”阿尔用力抓着湾的巨乳,手指深深陷入乳肉当中。


  “不……啊!好痛……不要捏……啊……”湾哭叫着,强烈的痛楚伴随着同样强烈的快感,让湾再度怀疑自己该不会真的是个被虐待狂吧。但她也没什么余裕想这些东西,因为快感已压过痛苦,一瞬间就让她睁大双眼,哭着达到高潮。


  “啊!啊……啊……”泪水滑过湾的脸颊,落在她饱受摧残的双乳上、以及王耀的胸前。


  在她身下的草地上,也啪搭啪搭地落下许多晶莹、带有些许黏度的液体,在阳光下闪耀着青春的光辉──当然也有不少留在王耀的大腿上。


  “哦……你干什么啊?”王耀这时才发现本田菊在一旁拿着摄影机对着他们。


  “纪录!”本田菊一本正经地说道,但王耀和阿尔都看到他在一旁摆着个写有“淫少女野外露出轮奸实录”的空盒。


  “不要……不要拍……不要拍啊……”高潮过后全身软绵绵的湾靠在王耀肩上,纵使看到本田菊的举动,也只能吐出梦呓般的低语声来。


  “哦……又开始夹紧了……小淫湾喜欢被拍的感觉?”


  “呜……没有……啊……”湾喘着气,敏感的身躯却又再度被强烈的刺激所捕获。


  被两个身经百战也不足以形容的男人夹攻,又意识到有个男人把自己的痴态通通拍了下来,湾觉得自己的感度更胜以往,几乎能清楚地感觉到肉棒在两个穴里的所有动作,股间的淫水也越流越多。


  “啊……不……不行了……里面……好麻……好舒服……哦……人家……又……丢了……哥……哥……阿尔……你们……把人家……啊……玩坏了……啊……”


  湾的小手勉强撑在王耀的身上,一头黑褐色的长发无力地披垂着,有不少黏在女孩白中透着晕红的湿濡肌肤上。


  王耀将她身上斜挂着的桃红色旗袍扯掉丢在一旁,但纵使不这么做,这件衣服和她身上的其他衣物一样,早已没有什么遮蔽肌肤的效果了,留着也顶多是碍事到让其中一人将它撕破而已──就像湾的内裤那样。


  “嗯……啊……人家……的衣服……啊……哥哥……讨厌……不要……不要撞……啊……人家的……那里……会……会裂开……呜……阿尔……呜啊……”


  两个男人的对抗意志在湾的身上蔓延,身为男人,在这方面怎么可以输给另一个男人?就是这样的心理,让湾成了他们角力的擂台,这下可苦了湾,娇美的肉体被他们恣意蹂躏,两个不断遭到摧残的肉穴凄惨的让少女达到一次又一次无助的高潮。


  “菊……啊……救我……会死的……啊……”泄了好几次的湾,向本田菊求救着,但他却只是继续拍着湾的淫态,甚至还对湾被蹂躏的处所来了几次大特写。


  “湾,你这样很美……”本田菊的话让湾无可选择的落入淫乱的地狱当中,王耀和阿尔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变换着各种姿势和方法玩弄着湾,在她的穴里或身上痛快地射出大量热腾腾的精液,因为这淫靡场面而再次恢复男性雄风的本田菊也让湾用巨乳和小嘴服务着,然后在她不胜柔弱的可爱脸庞上留下白浊色的记号。


  “啊……不行了……穴穴……被玩得……好麻……啊……哥哥不要了……”


  全身上下几乎都被精液玷污了的湾,仰躺在草地上,修长的双腿被王耀高高举起,让她沾满淫水精液的湿淋淋小穴继续被大肉棒抽插。


  “到底吃了什么东方的怪药啊,居然比本Hero更威猛?用生化武器真是不可原谅!”阿尔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不满地看着还在湾身上逞威风的王耀。


  “没错,违反日内瓦条约!”本田菊帮腔,但手上的摄影机可没有闲着,不仅如此,还很专业的调整反光板来打光。


  “玩女人还管什么条约!”王耀反驳着:“有驴子的老二就是王道!”


  “这是你家的歪理!”对于王耀拿出祖传秘药来增加性能力这点,阿尔和菊表面上厌恶,实际上却很想分几颗来吃吃。


  “啊啊……不行……了……哥哥……”湾的身体瘫软在地上,高潮了太多次的嫩肉痉挛、颤抖着,这也是现在的她唯一能做的反抗,看到这种情景,王耀也不想真的把妹妹干死,于是放松了精关,加紧动作。


  “啊!啊!啊!啊……不……哥哥……会……会又……泄……的……啊……冲到底……了……戳进……子宫……啊……”


  湾瞪大泪汪汪的双眼,小穴深处阴精再度喷出,这是她最后一点存货了,幸好就在此时,王耀一声闷哼,从地上将湾拉了起来,以几乎要挤碎湾一身骨头的力量紧紧抱着她。


  “啊~~!”湾发出一声尖叫,子宫里已被王耀的精液完全占领,大概是药的关系,王耀这次的射精甚至比前几次都还更多、更浓、更热,不仅充满了少女的子宫,还从两人的结合部位倒喷了出来,更烫得湾立刻登上顶峰,当场晕厥过去。


  (人家……会怀孕~~)昏迷之前的湾,在无边快感的冲激下,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


  以为自己会脱阳而死的王耀拼了老命才止住射精,喘着大气放下湾,两个人的脸色都白得吓人。


  (这种药好像挺危险的,还是不要找理由收缴好了……)看到王耀的样子,阿尔盘算着。


  被蹂躏许久的湾躺在草地上,连夹紧双腿的力气也没有,只能任由精液从小穴里缓缓流出。


  “哼哼~~”王耀得意的穿着衣服,一转身却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穿上衣服的?”眼前的湾虽然还跪坐在地上,但身上的橘红色旗袍已经穿回去了,连原本被本田菊弄得凌乱歪斜的梅花发饰,也端端正正的夹在头发上。


  “湾坏掉了……”湾低着头,呢喃着。


  “所以……”王耀身上起了一阵寒颤,下意识地往后跳开,眼前突然一道白光闪过。


  “人家要反攻大陆了……”白光的源头,是湾手上的菜刀,刀身厚实沉重,从样子看来正是传说中由炮弹锰钢锻造而成的神兵──金门菜刀。


  传说神兵加上湾的拔刀术,差点就把王耀片成两爿,幸好祖先有保佑,只破了一点裤头,若再晚上半秒,王耀就得当太监了。


  “你那东西是哪来的!”王耀发现,拿着菜刀缓缓站起来的湾双眼依旧秽暗无神,脸上的笑容与其说残忍还不如说是歪斜,而且最可怕的一点是,原本总是在湾面前晃荡、有着螺旋发尾的长长呆毛,居然不见了。


  “呼呼呼……”黑化的湾发出诡异的笑声,金门菜刀再度挥出,王耀拔腿就跑,广大的庭院草地成了两兄妹追杀的场地。


  “不要跑啊~~~”


  “湾你冷静点!”


  “人家要反。攻。大。陆~呢~~”甜甜的嗓音一如往昔,但菜刀却还是不留情份的砍了过去。


  “妈的,你们两个看什么戏啊,为什么你们两个就没事!”王耀对着阿尔和本田菊大骂,尤其是正准备把片名改成“追杀王耀”的本田菊。


  “你这片名有剽窃嫌疑,小心我用超级三零一因应。”阿尔说道。


  “好吧。”本田菊打消修改片名的意图,对着王耀说道:“谁叫你每次都欺负湾!”


  “混蛋!唉唷!”王耀只顾着骂人,冷不防湾追了上来,差点一刀砍掉他半截马尾。


  “给我记住!”王耀喊着。


  “你如果能活过今天的话再说吧。”阿尔幸灾乐祸着。


  “哇啊!”


  “哼哼哼~~”湾手上的金门菜刀闪烁着神兵当有的凌厉光辉,刀刀都砍向王耀,尤其是刚刚欺负过她的胯下。


  蔚蓝的天空中,阳光无比闪耀,朵朵白云悠闲地飘着,正如世界村一般,今日又是个和平的一天。


  【完】